新闻资讯

张春霞:共建共享大数据平台 原创数据是核心生产力

发布时间: 2018-06-21 15:10:46
稿件来源: 人民网-传媒频道

重庆华龙艾迪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 张春霞

人民网天津6月20日电(记者 燕帅 赵光霞)2018(第三届)全国党报网站高峰论坛今天正式召开,论坛主题为“媒体融合:宣传新时代 拥抱新时代”。中宣部、中央网信办、人民日报社、天津市委市政府相关领导,天津市委网信办主要负责同志,中央及地方党报网站总裁、总编辑,专家学者,互联网新闻信息传播平台、企业、媒体代表等200余人参加论坛。

重庆华龙艾迪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张春霞在下午举行的“分论坛二:培育增长点 激发新动能”上作主旨发言,以下是发言内容:

感谢人民网,各位同行,到论坛最后一个节点,与大家在一起讨论,我试图从华龙网的原创管理和版权管理看我们对新的增长点和新的动能这方面的理解。

我们今天参会的所有嘉宾,大多数是来自于党报、党网的,的确我们党报党网一直是优质内容的主导生产者,也是我们宣传舆论的一个主阵地。说实在的,我个人觉得,在拓展和运用汇集数据的时候,其实很多党报党网,特别是省级这块,我们没有强大的技术优势,也没有强大的资金保障。我们在对数据应用这方面,往往是有一些力不从心的。

以我们自己对版权这块,我们平常考察的一些情况、调研的情况来看,我们的党报党网,当然我们一直在生产优质内容,这些内容不仅仅是我们自己在用,也是很多商业媒体和商业平台所追求的一个重点,也是他们所需要的头部内容。这些内容是否所有的观众、所有的受众、所有的读者,都是从党报党网身上看到的呢?不一定,大多数是从第三方平台看到的。

我们生产了这么多的优质内容,但是我们在版权这个市场上,说实话,我们一直是弱势方。我以前跟很多媒体老总在交流的时候,大家都非常愤怒,说每年都生产这么多的内容,其实每年赔付了更多的钱,华龙网去年赔了一百多万,我们回收版权收入,我就不好意思说到底多少,可以想像得到,我们赔付出去的版权远远是高于自己的收入。相较于商业媒体和有经验的互联网公司来说,这一块无论从法务还是技术来说都不能和他们相交的,我们的媒体或者网站也好,我们在版权管理这块没有专门的人手,一个省报集团,拿晨报集团来讲,下面有这么多媒体和子公司,加起来有30多个子公司,很多的媒体,还有平台,但是我们整个法务部只有四个人。我问了一下,在同一级别党报中间是比较多的,这四个人每天要做30多家子公司和部门的合同审理,他们根本没有时间关注版权这块,他们能做的事情可能就是遇到这样的版权应诉的时候去仓促应战,这往往是我们赔得多赚得少的原因。

技术更不用说了,大多数的省报集团或者省级网站,防御性的法务、维修性的技术,是我听一个论坛的时候,一个网站的老总总结出来的,可以想见我们技术的力量。

客观上,我们整个版权这块,维权期确实非常长。我们曾经梳理过自己的版权流程,大概有三十多步,三十多步非常的繁杂,要确认我们的权属,要一个一个的领数据,要和对方打官司,这块也不是我们自己的专业,中间还涉及到和法院、律师各种各样的沟通,这导致我们整个维权流程非常的长,而且成本高、收益低。这么多年来,说实在的,我们商业模式没有多大的改变,我们遇到很大的问题,我们和读者有一个数据失联,在以前的时候是通过二次售卖来实现我们的价值,我们的报纸、新闻从来不是第一手卖给我们的读者,卖给我们的用户。但是现在我们自己的媒体遇到的一个情况,就是我们的内容往往是要通过第三方平台去跟读者失去连接,我们不是和读者直接连接的。这样的话,第三方平台往往不需要费用或者很少的一点费用,就把我们生产的优质内容一键转载了,这个时候,我们可能自己生产内容的优势还在,但是我们自己的读者已经不在了。我们没有办法通过和读者的统一连接来二次实现我们的价值。

第二个,大多数的媒体是不再有先进的互联网技术的。包括我们现在叫得比较响的新的品牌,党内的新的平台,在调研中发现他们在创建过程中间,他们用的是第三方的外包技术或者一些社会力量的介入,我们媒体人自己想要实现某个想法的时候,来来回回的捣腾,推出一个产品或者推出一个新的应用,这中间要花很长时间的流程,等东西真设计出来的时候,时效过了,读者已经不在那里了。从这方面来说,我们很难和商业网站或者互联网的公司来竞争。

还有一个,今天下午一直说我们怎样实现“四力”,我们媒体也好,一直在传播力、影响力和我们的版权之间做摇摆,因为我们觉得我们离不开第三方。我们好象除了借助第三方渠道之外,我们自己是没有办法的。所以,这就造成了我们一直摇摆的力量。

过去这些年,其实我们的媒体做了这么多年,已经积累了很多客户群、用户群,我们也有自己的市场号召力,这些很优质的市场优势,到现在为止也没有形成一个有效的数据,大多数的媒体,我们没有读者群、广告客户群和具体的数据存储和画像,这些东西我们这么多年来,也许我们是把报纸过去几十年、五六十年的积累重新扫描做了一个数据库,但这个数据库不是一个真正有效的数据库,我们是跟读者、广告客户、市场群体脱钩的,而这些数据在哪里?这些数据在商业网站那里。因为商业网站现在在直接的联系读者。我们要从商业网站或者商业平台拿到这些数据是非常贵的,这样就形成了一个局面,我们自己的数据是用不了,但是我们商业网站或者别的数据、商业平台的数据又很贵我们用不起。

在这样的情况下,华龙网正在做一个事情,力图打造媒体原创的数据资源库,我们现在力图来打造这样一个数据库,我们形成一个大的共同体。这个共同体想要做什么呢?首先,这是一个能交付稿件、互换资源的数据库。我们建立这样一个共享资源库,我们互相投入资源,互相投入相应的资源,然后我们从中来获取回报,这样来规避我们的侵权风险,而且降低我们信息的获取成本。

第二,我觉得这是一个版权收益的基础数据库,这是我们之前整理的,刚才我说的,在整个版权流程有30多步,这是从30多步要抽取的必须要做的8步。这8个步骤其实后面所包含的工作量非常非常不小,我觉得要真正解放我们党报党网自己的法务,解放他们自己的技术,要授权给专业的人士做专业的版权维权和运营,共建数据库之后,我们只需要简单的授权就可以坐享版权收益。这后面有一个东西,我们和商业互联网谈判的时候是处在下风的,我知道规范的叫得出名字的头部商业网站和头部商业平台会主动和媒体联系付版权费的,但是版权费有多少,大家心知肚明,他们每年可能用我们一家网站或者用我们一家媒体几千字上万字的稿件,他们付出的版权费真的只有一点点。这是为什么?因为这么多年,第一没有数据,第二没有证据。最关键的一点,我们也没有真正联合起来,我们可能同一个城市,特别是省会城市,可能我们有几家媒体,它可能同时跟这家媒体在谈判,可能同时也跟那家媒体谈判,因为各自为战,我们根本没有溢价能力,他说多少就是多少。如果大家一起联合起来,共建基础数据库,就是要提升自己的党媒、党网自己的溢价能力。

这是一个未来可期的隐身数据库,现在是一个数据为王的时候,这些数据,刚才说了商业网站的数据用不起,为什么用不起,商业网站的数据从哪里来的?还不是从党媒来的,只是这些年来我们没有把有效的数据积累起来,没有把这些数据有效利用起来。如果共同投入有了这个数据库的话,我们其实在数据分析这块有大多数灵活的力量,可以把这些数据进行分析,第一是提供这些可以用在直接为我们服务的东西,比如传播力的指数、网站传播分析、热点事件的预警,但是更重要的是,我们可以提供未来的一个宏观数据,我们的用户在哪里、我们的用户画像是什么,我们的行业数据是什么,我们所需要的舆论导向又是什么,这样在面对我们两大客户,我们的行业客户,我们政府客户的时候,我们是有数据支撑的。

回归到版权这上面,我们现在已经建成这样的版权管理平台,我们版权管理平台包括确权、追踪、取证、维权四大平台,确权就是我们现在可以直接对接媒体本身的原创,然后把写稿平台一一对接,第一时间把我们写上的稿子打上时间钟和数字指纹,把数字指纹发到第三方,这样就完成了作品的确权,任何人质疑这条稿子是不是你的,是不是我们自己的时候,我们就有证据。第二就是我们的追踪,这是我们的发布平台,实现的自动确权。这是我们的追踪,第一时间做完确权之后,把确权的稿子拿到全网上去做追踪,看有哪些平台用了我们的稿子,这回应了如果有一家媒体跟你谈判或者一家商业网站跟你谈判的时候,说我到底从哪段时间到哪段时间到底用了多少条稿子,就可以在这个平台上,通过这个追踪,通过你的数据筛选,很清楚的把你追踪的你到底用了多少条稿子提出来。再一个,我们取证,这么多年来,为什么做版权是非常耗时耗力的,中间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取证的难题,我们传统的取证都是跟公证处对接,公证处收费特别贵,当然现在也可以谈判。第二,有时候我们想做公证的时候做不了,我们取证系统可以直接连接刚才所说的监测数据,把监测到的数据马上就进行取证,这就避免了我们中间的难题。在实践过程中,我们还对接了一整套的版权的OA系统,能够做方便的版权维权,我们也跟国内非常多的知名专门打版权的一些律师团队做合作,成立了这样一个维权团队,可以为我们媒体提供定制化的版权服务。

刚才一直在强调的是数据、数据、数据,我们的原创数据,一定是我们最核心的生产力,我们拥有版权的原创数据更加是我们的重中之重。我们通过整个数据平台的建立,通过对我们整个原创数据的融合使用,我们对未来会推出越来越多的媒体新产品,而且连接更多的用户,在跟用户连接过程中间,来反馈更多的数据支撑,这样来形成整个价值媒体数据链条。

 

Copyright © 2015重庆华龙艾迪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